蜗牛集市,2019国际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

小编推荐 · 2019-04-21

《三国演义》笔记

人猿相揖别。只几个石头磨过,小儿时节。铜铁炉中翻火焰,为问何时猜得?不过几千寒热。人世难逢开口笑,上疆场互相弯弓月。流遍了,郊原血。

一篇读罢头飞雪,但记住斑斑点点,几行遗迹。五帝三皇崇高事,骗了无涯过客绿叶百分百。有多少风流人物?盗跖庄屩流誉后,更陈王奋起挥黄钺。

歌未竟,东方白。

——毛泽东《贺新郎读史》

一、来由

吾国人热爱前史,概文明悠长,政教剖析既早,尘俗威望甚烈,则寄予性命之法,多从先人习得。知天有命,赖续祀统,查其幽冥不宣之事,因威设教,官师相延,信以魂告天,假人之口,使代天能够巡牧,从神一如法祖,建用皇极,塞天以自白,是皇帝之谓、天人之感也。是之,不光日常涉用,尽书帛册,写史读史,更重教告之能。六经皆史,所言不虚。

今仅南京几家读书会而言,史部亦综大概。余常往还之棠棣,主攻《史记》,亦曾作我国近代史、东西交通史与艺术史等;金陵读书海外我国系列,精读西方汉学,体量壮丽,气势亦大,以西人新方法调查我国前史社会,移风易俗,视界自与旧法不同;悦的读书自城市史蜚声,而文明行走,所掠奇迹,不无与修建史、风俗史、政治经济诸史相遘连;蒋先生山青,特擅古诗文,所授历代诗词人物、唐文人、唐摭言,而世说新语、古文观止诸篇,行规用典、发旨摘要,多引六经而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等纷歧,文史交驳,不能独辟。至于南园开《孟子》、《周易》,陆君远治民国美食等,莫不迁情及史,以史贯今。兹前应半岛君于梅园三人行席上,先谈文史之间,后论三国,半岛君作《回望司马迁》一文,亦使三人行栏目别趋人文前史之趣。是巧不巧,逮我所见,史部昌盛若此,所不见者,不知凡几。

言诸人文前史,本自前事认为后人师,即兴之余,遂行教化之功。群人本不能考据究微,所发宏旨,尽系于作者。《史记》秉春秋之义,笔法动听,立教甚蕃。前四史其他三者,承续不紊,亦堪其用。所谓故事成史事,流布之广,虽讹不疾者,逮化民无类,不能穷究细索,惟事理相契,符合文物,其事理之中,情面重于世态、时局超乎权衡,所谓君子固穷,本其心而不吝身,是义利之辨也。故国人读史,莫如谓知事,追古鉴今,尤重性命之学,比于西人不同。其考据之精,秉笔之直,亦自此一点言之也。由是,史实故事,并驱而行,所撰精巧者,竟以传说代本事,不觉其谬,乃至国史之概,实多读者意会之年代,暗射当时,认为师鉴。则作者之职责,等而甚焉。

传说之当时史,最出名莫如《三国演义》。概当时也,皇帝尚存,道义不废,全国大征,唯英豪取之,由之热血喷薄,智力相较,义理杂糅,可谓言之不尽,而《三国志》良本在前,据事稍撰,勾连纵横,不出藩篱,亦若就道,则撒播曲折,即认为史实如此,不羁大谬。余髫龄受学,八岁始读《三国演义》,是人生第一本正典,启蒙之数,尽宗其本。尔后五六年,重复七八遍,并91版电视剧,亦不下五遍。人生信条,不过如是。尔后碌碌之余,不时回想,感慨系之。今岁至中年,回忆再看,况味又大不同。

特金陵读书世界读书日传统出题,嘱作“我与经典”,趁此春风,乃摘《三国演义》部分文字,不妥读史,只作笑谈,与飨同芬。

二、老不读三国

少年时读三国,羽扇纶巾、银鞍白马,数不尽伟烈丰功。辛词曰:“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全国英豪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。”可谓其宜。一来立解民倒悬之志,二来骋纵横全国之怀,三来欲使万世流芳、名垂千古,认为束发为学,必殷其盼,粪土王侯,坐视自高。

迩来所遇愈多、艰苦至极,始知长志不易,创业困难。苏词语:“遐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英姿英发茅于轼工作始末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青丝。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”人心难齐、世事难筹,等而下之,皆自为壑。舌战群儒一回,鲁子敬力排众议,对孙权有言:“如肃等降操,当以肃还乡党,累官故不失州郡也;将军降操,欲安所归乎?位不过封侯,车不过一乘,骑不过一匹,从不过数人,岂得南面称孤哉!世人之意,各自为己,不行听也。”孙权,操所嘉许,坐领江东,固一时之雄,而难图长策,不能进步,实非所意,概东吴士族,皆安泰其封,自保有余,纵横缺乏,是所遇也,亦所命也,既许天命,亦同人事。

若诸葛武侯,三代下第一人,隆中刁难,足不出户而全国在握,舌战群儒时,神采飞扬,冠绝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群伦之句如:“寻章摘句,世之腐儒也,何能兴邦立事?且古耕莘伊尹,钓渭子牙,张良、陈平之流。邓禹、耿弇之辈,皆有匡扶世界之才,未审其生平治何经典。岂亦效墨客,戋戋于笔砚之间,数黑论黄,舞文弄墨算了乎?”可谓洋洋洒洒,孤高立岸,朗月不与腐萤争明,志趣之大,不行斗量。等到六出祁山,挥泪街亭,不敢用魏延奇谋,上方谷雨,秋风五丈,遂使人知“班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豪泪满襟”之所谓,亦不胜唏嘘,岂不落泪?

义帝关羽,美髯绝伦,斩华雄、解白马、挂印封金、五关六将、单人独马、水淹七军、刮骨疗毒、夜读春秋,可谓大老公矣。然其不忿孟起之勇,拒婚孙权摧辱来使,固负其力。演义葭萌关一战,关羽欲会马超,诸葛书曰:“亮闻将军欲与孟起别离高低。以亮度之:模仿养马孟起虽雄烈过人,亦乃黥布、彭越之徒耳;当与翼德并驱争先,犹未及美髯公之绝伦出众也。今公受任守荆州,不为不重;倘一入川,若荆州有失。罪莫大焉。惟冀明照。”云长看毕,自绰其髯笑曰:“孔明知我心也。”将书遍示来宾,遂无入川之意。此信取《三国志》,可谓逼真。曩诸葛入川,关羽受托两次“至死方休”,诸葛含泪,“何故言死,但东和孙权,北拒曹操,必保荆州不失”。读至此,竟泪似泉涌。少年时,认为“老不读三国”,是老成圆滑之辞,现在审之,竟别有烈士暮年之感。三国审尽时局,人力有时而穷,知事有所预,岂不催泪滂沱?

太史慈死,曰:“大老公生于浊世,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;今所志未遂,怎么办死乎!”言讫而亡,年四十一岁。电视剧落凤坡一节,庞统死前抚的卢之额,曰:“多好的白马!”呜呼,是矣。

孙髯翁大观楼长联曰:“数千年往事,注到心头,把酒凌虚,叹滚滚英豪谁在?想:汉习楼船,唐标铁柱,宋挥玉斧,元跨革囊。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。尽珠帘画栋,卷不及暮雨朝云;便断碣残碑,都授予苍烟落照。只赢得: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”昔箕子朝周,过故殷墟,作麦秀之诗,以寄亡国之叹,概受周封,“欲哭则不行,欲泣为其近妇人”也。此发兴咏史,千古之叹,为一大宗,后来作者,莫不殷殷。

“蜀中无大将,廖化作先锋”,廖元俭演义中黄巾身世,而佐云长、战猇亭、历伐华夏,至右车骑将军,假节,领并州刺史,封中乡侯。其年八十余,初闻云长之盛,倾身麾下,乃复麦城之败、白帝之哀、五丈禳星、姜维死计,迁洛阳时郁郁而亡。当其终身,可想曹刘并驾、江东坐大,蜀汉五虎名震寰宇,五子良将赫赫疆场,其死日,残风赤地,苍生野哭,英豪青丝,而雄杰安在?!后人谓:“赫扬扬,各路英豪竞上台;甚荒诞,到头来都是为奸贼做嫁衣裳。”任尔曹操宏略、刘备长厚、诸葛多智,并力相抗,志灭身死,三家终归晋。

想毛宗岗父子历明末之乱,份属遗民,增删三国本来,修订诗文,一者隐“兴汉”之喻,二者发亡国之悲,三者怀公民之苦,四者效隐逸之节。刘备马跃檀溪、路遇牧童一段,毛宗岗点曰:“前玄德以髀肉复生而悲,何其壮也;今至南漳,道中见牧奶茶妹妹身世起底童吹笛而来,乃有吾不如也之叹,顿使英豪气尽。盖马蹄甚危,牛背甚稳;长鞭甚急,短笛甚闲。碌碌半生,征鞍劳累,岂若发出林间,行吟泽畔,为足逍遥而适志耶!非但玄德不如,即效死之庞统,尽瘁之孔明,皆梦回唐朝演员表不如也。水镜先生宁老于南漳而不出,有以夫!”

所谓“明末遗民半为僧”,人力藐小,事多白费,六合苍茫,千般皆空。是以演义开篇,引杨慎临江仙一调,云: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豪。是非成败回头空,青山仍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青丝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

三、天命与情面

今人论说三国,有以“诡计论”者,若李敖辈发“空城计乃司马懿养寇自重所合作表演”、“白帝托孤实先主以退为进之智略”诸,乃以帝王将恒源不夜城相、功名利禄所发端,申者,如易中天三国之论,重复讲颖川、江东、荆州、东州士族,乃及豪强、寒门等第,以集团割据而为述史之基,虽切有近义,难免咄咄今人之逻辑,而揣古人之衷肠。

演义开篇云,全国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史迁自序云,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。旧时人物,申诉其志,所学不过解倒悬、正名位、大一统,至于存家之计,若诸葛氏,分仕三主,亦不以一人、一时、一地为得计。曹刘之争,复观当时,本自时局与情面相抗,朝代更迭,庶几有“毛球祖玛尽人事而听天命”之叹。所谓地利与人和,微妙于此。

借电视剧“骂死王朗”一段,可谓尽意:

“王:(两军阵前,拱手)来者但是诸葛孔明?

诸葛:(扶扇拱手)正是。

王:久闻公之台甫,今天有幸相会!公既知天命,识时务,为何要兴无名之师?犯我疆界?

诸葛:我奉诏讨贼,何谓之无名?

王:天数有变,神器更易,而归有德之人,此乃天然之理。(曹真在旁允许)

诸葛:(羽扇遥指)曹贼篡汉,强占华夏,何称有德之人?

王:自桓帝、灵帝以来,黄巾猖狂,全国纷争,社稷有累卵之危,生灵有倒悬之急,我太祖武皇帝,扫清六合,席卷八荒,万姓倾慕,四方仰德,此非以权势取之,实乃天命所归也!我世祖文皇帝,神文圣武,承继大统,应天合人,法尧禅舜,处我国以治万邦,这岂非天心人意乎?今公蕴大才,抱大器自比管仲,乐毅,何乃要逆天理,背情面而行事?岂不闻古人云: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。今我大魏带甲百万,良将千员。谅尔等腐草之萤光,怎么比得上天空之皓月?你若倒戈卸甲,以礼来降,仍不失封侯之位,国安民乐,岂不美哉?

诸葛:(狂笑数声,扶扇而答)我原认为你身为汉朝老臣,来到阵前,面临两军将士。必有高论,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俗之语!我有一言,清诸位静听。旧日桓帝、灵帝之时,汉统式微,宦官酿祸,国乱岁凶,四方扰攘。黄巾之后,董卓,李榷,郭汜等接踵而起。绑架汉帝,残酷生灵,因之,庙堂之上,朽木为官;殿陛之间,禽兽食禄。致使狼子野心之辈汹汹当朝,卑躬屈膝之徒纷繁秉政,致使社稷变为丘墟,苍生饱尝涂炭之苦!值此国难之际,王司徒又有何作为?王司徒之生平,我素有所知,你世居东海之滨,初举孝廉入仕,理应匡君辅国,安汉兴刘,何期反助逆贼,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共谋篡位!罪恶深重,六合不容!

王:(手指诸葛亮)你……诸葛村夫,你敢……

诸葛:(愤而站立)住口!无耻老贼,岂不知全国之人,皆愿生啖你肉,安敢在此饶舌!今幸天意不停炎汉,昭烈皇帝于西川,承继大统,我今奉嗣君之旨,兴师讨贼,你既为阿谀之臣,只可潜身缩首,苟图衣食,怎敢在我军面前妄称天数!皓首匹夫,苍髯老贼,你行将命归九泉之下,到时有何面目去见汉朝二十四代先帝?!

王:(手捂胸口,颤声)我、我、我……

诸葛:(大声呵斥)二臣贼子,你枉活七十有六,终身未立寸功,只会摇唇鼓舌,助曹为虐!一条断脊之犬,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,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王:你、你……啊……(坠于马下,左右上前扶起,已死)程舒航”

此段本系演义臆造,而电视剧一句“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”,使之入化境,成一时名言。二人之争,迭代原系汉室陵夷,而王朗认为天命归曹,庶能够取而代之;诸葛则指此际非帝王无道,实人臣不值。人臣属意,原应正蒙难、死王事,其偷安委身、助逆篡朝,此骂不为述史事,而为数历代持禄者之罪也!

时局腐坏,而人心思汉者,归统之望,还天之威,亦有其哉!袁宏《后汉纪》云:“汉自桓、灵,君失其柄,陵迟不振,乱殄国内,以弱致弊,虐不及民,刘氏之泽未尽,全国之望未改,故讨伐者奉汉,拜爵赏者称帝,名器之重,未尝一日非汉。”时袁术与故交陈珪信中显不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臣之意,陈珪即答:“今虽季世,未有亡秦苛暴之乱也,……认为足下当合力攻敌,匡翼汉室,而诡计不轨,以身试祸,岂不痛哉!若迷而知反,尚能够免。”待袁术欲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称帝,其僚属“众莫敢对”,主簿阎象直接言明“汉室虽微,未至殷纣之敝”,而为袁术部属之孙策,已据江东,亦写信劝谏云:“今主上非有恶于全国,徒以幼子胁于强臣,异于汤武之时也。又闻幼主正确聪敏,有夙成之德,全国虽未被其恩,咸归心焉。若辅而兴之,则旦、奭之美,率土所望也。使君五世相承,为汉宰辅,荣宠之盛,莫与为比,宜效忠守节,以报王室。”

荀彧尝劝曹操迎献帝时,云:“今车驾旋轸,东京榛芜,烈士有存本之思,大众感旧而增哀。诚因此刻,奉主上以从民望,大顺也;秉至公以服雄杰,大概也;扶弘义致使帅气,大德也。全国虽有逆节,必不能为累,明矣。”曹操迎献帝之后,“挟皇帝以令诸侯”,袁绍攻曹操时,沮授认为“曹操奉迎皇帝,建宫许都,今举师南向,于义则违”,而曹操将征冀州,张承却以“汉德虽衰,天命未改,今曹公挟皇帝以令全国,虽敌百万之众可也”论之,足见“汉朝”之重。袁宏言“人怀匡复之志,故助汉者协从,背刘者众乖,此盖民未忘义,异乎秦、汉之势,魏之讨乱,实因斯资”。其荀彧之死,《三国志》本传称其“以忧薨”,而裴注引《魏氏春秋》则记为“太祖馈彧食,发之乃空器也,所以饮药而卒”,范晔《后汉书荀彧传》所载与《魏氏春秋》略同。其死汉室,自诹公论。范晔曰:“察其定行动,立言策,祟明王略,以急国艰,岂云因乱假义,以就违正之谋乎。”裴注三国志云:“夫欲翼赞时英,一匡屯运,非斯人之与而谁与哉?是故经纶急病,若救身首,用能动于崄中,至于大亨,苍生蒙舟航之接,刘宗延二纪之祚,岂非荀生之本图,仁恕之远致乎?及至霸业既隆,翦汉迹著,然后亡身殉节,以申素情,全大正於当年,布诚意於百代,可谓负重致远,志行义立。”

演义诸葛亮进《后班师表》,后世认为伪作,而发之不行为为之之慨,亦近良心,云:

“先帝深虑汉、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,故托臣以讨贼也。……夫难平者,事也。昔先帝败军于楚,当此刻,曹操拊手,谓全国以定。然后先帝东连吴越,西取巴蜀,举兵北征,夏侯授首,此操之失计,而汉事将成也。然后吴更违盟,关羽毁败,秭归蹉跌,曹丕称帝。凡事如是,难可逆见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。臣尽心竭力,尽心竭力。至于成败利钝,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。”

毛宗岗所判“使人尽明哲,孰竭愚忠?使人尽知天,孰尽人事”,能够证其心矣。

掩卷之余,惟叹气耳。

四、三国英豪

三国英豪,首推曹操,不尔赘言,仅录其风貌之句,能够知矣:六独天缺

十常侍之乱时,曹操论局势,谓不行招外兵,云:“宦官之祸,古今皆有;但世主不妥假之权宠,使至于此。若欲治罪,当除元恶,但付一狱吏足矣,何须纷繁召外兵乎?欲尽诛之,事必宣露。吾料其赤军街1号必败也。”

讨董卓时,操与袁绍纵论,绍曰:“吾南据河,北阻燕、代,兼戎狄之觽,南向以争全国,庶能够济乎?”操曰:“吾任全国之智力,以道御之,无所不行。”

青梅煮酒,曹操才思纵横:酒至半酣,忽阴云漠漠,骤雨将至。从人遥指天外龙挂,操与玄德凭栏观之。操曰:“使君知龙之改变否?”玄德曰:“不知道其详。”操曰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隐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隐介藏形;升则飞扬于世界之间,隐则埋伏于波澜之内。方今春深,龙乘时改变,犹人实现志愿而纵横四海。龙之为物,可比世之英豪。玄德久历四方,必知当世英豪。请试指言之。”玄德曰:“备肉眼安识英豪?”操曰:“休得过谦。”玄德曰:“备叨恩庇,得仕于朝。全国英豪,实有不知道。”操曰:“既不识其面,亦闻其名。”玄德曰:“淮南袁术,兵粮足备,可为英豪?”操笑曰:“冢中枯骨,吾迟早必擒之!”玄德曰:“河北袁绍,四世三公,门多故吏;今虎踞冀州之地,部下能事者极多,可为英豪?”操笑曰:“袁绍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;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;践踏之非英豪也。”玄德曰:“有一人称号八俊,威镇神州;刘景升可为英豪?”操曰:“刘表虚名无实,非英豪也。”玄德曰:“有一人风华正茂,江东首领——孙伯符乃英豪也?”操曰:“孙策藉父之名,非英豪也。”玄德曰:“益州刘季玉,可为英豪乎?”操曰:“刘璋虽系宗室,乃守户之犬耳,何足为英豪!”玄德曰:“如张绣、张鲁、韩遂等辈皆何如?”操拍手大笑曰:“此等碌碌小人,何足挂齿!”玄德曰:“舍此之外,备实不知。”操曰:“夫英豪者!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有包藏世界之机,吞吐六合之志者也。”玄德曰:“谁能当之?”操以手指玄德,后自指,曰:“今全国英豪,惟使君与操耳!”每读此篇,拊掌大笑也。

电视剧在演义之上,更使曹操神骏。破冀州时,审配、审容等袁氏遗臣大方赴死,操曰:“汝知献门接我者乎?”配曰:“不知。”操曰:“此汝侄审荣所献也。”配怒曰:“小儿不行,乃至于此!”操曰:“昨孤至城下,何城中弩箭之多耶?”配曰:“恨少!恨少!”操曰:“卿忠于袁氏,不容不如此。今肯降吾否?”配曰:“不降!不降”辛毗哭拜于地曰:“家族八十余口,尽遭此贼杀戮。愿丞相戮之,以雪此恨!”又:“我家八十余口与尔何辜?怎忍尽杀之?”配曰:“吾生为袁氏臣,死为袁氏鬼,不似汝辈谗谄阿谀之贼!可速斩我!”旋行,云:“杀你家人者,非我,乃你兄辛评也。”辛毗扑地而蹶。操教牵配出,临受刑,叱行刑者曰:“吾主在北,不行使我面南而死!”乃向北跪,引颈就刃。操曰:“河北烈士之多,袁氏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得之而不能用。如善用,吾安敢觑河北一眼哉!”可谓大概。

祭拜袁绍时,曹操命陈琳当众读其当年檄文。曹营众将跪请不要再念,曹操说:“为何不念?当年此文传至许都,我方患头风,卧病在床。此文读过,毛骨悚然,一身盗汗,不觉头疯顿愈,才干自引大军二十万,进黎阳,拒袁绍,与其决一死战。真乃檄文如箭!此箭一发,却又引得多少勇士尸陈疆场,魂归西天。我曹操不核电池为什么遍及不了受此箭,勇士安能招魂入土,夜枕青山!星光殷殷,其灿如言,不念此文,操安能以血补天哉!”雄壮者,何如此乎!

曹操祭拜典韦时,郭嘉请一起祭拜攻击寿春之将士,并指祭拜仓官王垕,操至王垕灵前,回头面临军士:“但是王垕之头安在啊?!”其感念王垕之屈死,深责己之权谋,知战士之命如飘萍,而自罪甚于割发代首。

曹操雄文可据,《短歌行》几篇,皆堪上品:

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,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,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,秋风萧条,洪波涌起,日月之行,若出其间;星汉绚烂,若出其里,幸乃至哉,歌以咏志。”

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许!比如朝露,去日苦多,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故解忧?唯有狂药,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,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,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,分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行隔绝,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,契阔谈讌,心念旧恩,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,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,山不厌高,水不厌深,周公吐哺,全国归心。”

“神龟虽寿,猷有竟时,腾蛇乘雾,终为土灰,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,盈缩之期,不光在天,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,幸乃至哉,歌以咏志。”

其行迹,铜雀台大宴,能够为结:

“设使全国无有孤,不知当有几人称王,几人称帝,或许人见孤强盛,又性不信天命之事,恐私心相评,言有不逊之志,妄相忖度,每用耿耿。”

其守时待变,权机之心,虽常蕴握,不以直行,可谓枭雄也。

五、士之相得

君臣相知,惟蜀汉耳,千古撒播。世人欲作英豪而不行得,欲以出仕求用,则诸葛亮可谓榜样。

诸葛国士之资,在野辄怀全国之忧,鼎分三国之略,执政不忘躬耕之本,知事不行而进步,不行为而为之,恬淡明志,安静致远,终生为一大事。隆中时,司马徽荐诸葛,出门仰天大笑曰:“卧龙虽得其主,不得当时,惜哉!”

隆中之对,亮答曰:

“自董卓已来,好汉并起,跨州连郡者数不胜数。曹操比于袁绍,则名微而众寡。然操遂能克绍,以弱为强者,非惟地利,抑亦人谋也。今操已拥百万之众,挟皇帝而令诸侯,此诚不行与争锋。孙权据有江东,已历三世,国险而民富,贤能为之用,此能够为援而不行图也。荆州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蜀,此用武之国,而其主不能守,此殆天所以资将军,将军岂有意乎?益州险塞,沃野千里,天府之土,高祖因之以成帝业。刘璋暗弱,张鲁在北,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,智能之士思得明君。将军既帝室之胄,信义著于四海,总揽英豪,思贤如渴,若跨有荆、益,保其岩阻,西和诸戎,南抚夷越,外结好孙权,内修政理;全国有变,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、洛,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,大众孰敢不箪食壶浆,以迎将军者乎?诚如是,则霸业可成,汉室可兴矣。”

电视剧中,作有为歌,词曰:

“束发读诗书,修德兼修身。仰观与俯察,韬略胸中存。躬耕从未忘忧国,谁知热血在山林。凤兮凤兮思高举,世乱时危久沉吟。茅屋承三顾,促膝纵横论。半生遇至交,蛰人感兴深。明朝携剑随君去,羽扇纶巾赴征尘。龙兮龙兮风云会,长啸一声抒怀襟。归去归去来兮,我夙愿,余年还做垅亩民。清风明月入怀有,猿鹤听我再操琴。天道常变易,运数杳难寻。成败在人谋,一诺竭忠悃。老公在世当有为,为民播下和平春。”

其诸夏浩然身高葛晚年,尝进表言:“成都有桑八百株,薄田十五顷,子弟衣食,自有余饶。至于臣在外任,无别调度,随身衣食,悉仰于官,不别治生,以长尺度。若臣死之日,不使内有余帛,外有羸财,以负陛下。”及卒,如其所言。

诸葛为人,忠直,朴素,细密,务实。《后班师表》六论,常常精粹:

“以先帝之明,量臣之才,固知臣伐贼,才弱敌强也。然不伐贼,王业亦亡。惟坐而待亡,孰与伐之?是故托臣而弗疑也。臣授命之日,寝不安席,寝食不安。思惟北征。宜先入南。故五月渡泸,深化不毛,饔飧不继;臣非不自惜也,顾王业不行得偏安于蜀都,故冒危险,以奉先帝之遗意也,而议者谓为非计。今贼适疲于西,又务于东,兵书乘劳,此进趋之时也。谨陈其事如左:高帝明并日月,谋臣渊深,然涉险被创,危然后安。今陛下未及高帝,谋臣不如良、平,而欲以长策制胜,坐定全国,此臣之未解一也。刘繇、王朗各据州郡,论安言计,动引圣人,群疑满腹,众难塞胸,今岁不战,下一年不征,使孙策坐大,遂并江东,此臣之未解二也。曹操智计,殊绝于人,其用兵也,似乎孙、吴,然困于南阳,险于乌巢,危于祁连,逼于黎阳,几败北山,殆死潼关,然后伪定一时耳。况臣才弱,而欲以不危而定之,此臣之未解三也。曹操五攻昌霸不下,四越巢湖不成,委任李服而李服图之,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,先帝每称操为能,犹有此失,况臣驽下,何能必胜?此臣之未解四也。自臣到汉中,中间期年耳,然丧赵云、阳群、马玉、阎芝、丁立、白寿、刘郃、邓铜等及曲长、屯将七十余人,突将、无前、賨叟、青羌、散骑、武骑一千余人。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,非一州之一切;若复数年,则损三分之二也,当何故图敌?此臣之未解五也。今民穷兵疲,而事不行息;事不行息,则住与行劳费正等。而不及今图之,欲长沙银行心意通卡以一州之地,与贼耐久,此臣之未解六也。”

《诫子书》云:

“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恬淡无以明志,非安静无致使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治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”

《诫外甥书》云:

“夫志当存高远,慕先贤,绝情欲,弃凝滞,使庶几之志,揭然有所存,恻然有所感;忍屈伸,去细碎,广咨问,除嫌吝,虽有淹留,何损于美趣,何患于不济。若志不强毅,意不大方,徒碌碌滞于俗,静静束于情,永窜伏于凡庸,难免于下贱矣!”

进步之心,至今犹然。

《三国志》论诸葛,可谓中平:

亮罕见群逸之撸管撸多了才,英霸之器,身长八尺,容貌甚伟,时人异焉。造汉末乱,随叔父玄流亡荆州,躬耕于野,不求闻达。时左将军刘备以亮有殊量,乃三顾亮于草庐之中;亮深谓备英姿出色,遂解带写诚,厚相结纳。及魏武帝南征荆州,刘琮举州委质,而备失势众寡,无立锥之地。亮时年二十七,乃建奇策,身使孙权,求救吴会。权既宿服备,又观亮奇雅,甚尊敬之,即遣兵三万以助备。备得用与武帝交兵,大破其军,乘胜克捷,江南悉平。后备又西取益州。益州既定,以亮为军师将军。备称尊号,拜亮为丞相,录尚书事。及备殂没,嗣子幼弱,事无巨细,亮皆专之。所以外连东吴,内平南越,立法施度,收拾戎旅,工械技巧,物究其极,科教严正,赏罚必信,无恶不显,至于吏不容奸,人怀自厉,道不拾遗,疆不侵弱,风化肃然也。

当此之时,亮之素志,进欲龙骧虎视,包含四海,退欲跨陵边远地方,震动宇内。又自认为无身之日,则未有能蹈涉华夏、抗衡上国者,是以用兵不戢,屡耀其武。然亮才,于治戎为长,奇谋为短,理民之干,优于将略。而所与对敌,或值人杰,加众寡不侔,攻守异体,故虽比年动众,未能有克。昔萧何荐韩信,管仲举王子城父,皆忖己之长,未能兼有故也。亮之器能政理,抑亦管、萧之亚匹也,而时之名将无城父、韩信,故使功业陵迟,大义不及邪?盖天命有归,不能够智力求也。

青龙二年春,亮帅众出武功,分兵屯田,为久驻之基。其秋病卒,黎庶追思,认为口实。至今梁、益之民,咨述亮者,念念不忘,虽甘棠之咏召公,郑人之歌子产,无以远譬也。孟轲有云:“以逸道使民,虽劳不怨;以生道杀人,虽死不忿。”信矣!论者或怪亮文彩不艳,而过于丁宁周至。臣愚认为咎繇大贤也,周公圣人也,考之尚书,咎繇之谟略而雅,周公之诰烦而悉。何则?咎繇与舜、禹共谈,周公与群下矢誓故也。亮所与言,尽世人凡士,故其文指不得及远也。然其声教遗言,皆经事综物,公诚之心,形于文墨,足以知其人之意理,而有补于当世。

六、英豪反侧

李宗吾《厚黑学》,将英豪面具,尽皆剥去,可谓痛快。其传云:

“我自读书识字以来,就想为英豪好汉,求之四书五经,茫无所得,求之诸子百家,与夫廿四史,仍无所得,认为古之为英豪好汉者,必有不传之秘,不过吾人生性愚鲁,寻他不出算了。穷索冥搜,忘寝废食,如是者有年,一旦偶尔想起三国时几个人物,不觉茅塞顿开曰:得之矣,得之矣,古之为英豪好汉者,不过面厚心黑算了。

三国英豪,首推曹操,他的专长,全在心黑:他杀吕伯奢,杀孔融,杀杨修,杀董承伏完,又杀皇后皇子,专横跋扈,并且明火执仗地说:‘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’心子之黑,真是达于极点了。有了这样本事,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。

其非必须算刘备,他的专长,全在于脸皮厚:他依曹操,依吕布,依刘表,依孙权,依袁绍,东窜西走,仰人鼻息,恬不为耻,并且生平善哭,做三国演义的人,更把他写得维妙维肖,遇到不能解决的工作,对人痛哭一场,当即转败为功,所以俗话有云:‘刘备的江山,是哭出来的。’这也是一个有本事的英豪。他和曹操,可称双绝;当著他们煮酒论英豪的时分,一个心子最黑,一个脸皮最厚,一堂晤对,你无法我何,我无法你何,环顾袁本初诸人,鄙俗缺乏道,所以曹操说:‘全国英豪,惟使君与操耳。’

此外还有一个孙权,他和刘备同盟,并且是郎舅之亲,遽然攫取荆州,把关羽杀了,心之黑,似乎曹操,无法黑不究竟,跟著向蜀请和,其黑的程度,就要比曹操稍逊一点。他与曹操比肩称霸,抗不相下,遽然在曹丞驾下称臣,脸皮之厚,似乎刘备,无法厚不究竟,跟著与魏断交,其厚的程度也比刘备稍逊一点。他虽是黑不如操,厚不如备,却是二者兼备,也不能不算是一个英豪。他们三个人,把各人的本事发挥开来,你不能降服我,我不能服你,那时分的全国,就不能不分而为三。

后来曹操、刘备、孙权,相继死了,司马氏父子乘时兴起,他算是受了曹刘诸人的薰陶,集厚黑学之大成,他能欺人寡妇孤儿,心之黑与曹操相同;能够受女性之辱,脸皮之厚,还更甚于刘备;我读史见司马懿受辱女性这段事,不由拍案大叫:‘全国归司马氏矣!’所以得到了这个时分,全国就不得不一致,这都是防爆配电箱cnpa‘事有必至,理有当然’。

诸葛武候,全国奇才,是三代下第一人,遇著司马懿仍是没有办法,他下了‘尽心竭力,尽心竭力’的决计,终不能获得华夏尺度之地,竟至呕血而死,可见王佐之才,也不是厚黑名家的敌手。”

此论虽狭,而彰“英豪”之侧胆,亦自有新意。曹操尝梦中杀人,又冤杀王垕以定军心,还好人妻;刘备虽膺帝胄,又谓世之长厚者,白门楼一语“君不见丁原董卓之事乎”,致人死地,不行谓之光亮;孙权为荆州之地,栽赃胞妹,致其投江,刘备闻之亦无动容,二人皆不行谓有情;刘备奔逃于路,数次抛妻,每次均赖云长、子龙周全,所谓“兄弟手足、妻子衣服”,更抛阿斗以邀人心,可谓虚假矣。

英豪如此,女子命运,则可谓苍凉:貂蝉不知所踪,孙尚香殉夫,最惨之事,则莫如刘安杀妻。演义云:

却说玄德匹马往山中避祸,正行之间,背面一军来赶,回头视之,乃孙乾也。相抱而哭。玄德曰:“吾今二弟不知存亡,长幼分开,吾将自杀矣!”孙乾曰:“不行。何不投操,以图后计?”玄德依其言,寻小路投许都,路上绝粮,于村中求食。但处处,闻刘豫州,皆跪进粗食。忽到一家投宿,其家一后生出拜,问之,乃猎户刘安也。闻是同宗豫州牧至,遍寻野味不得,杀其妻以食之。玄德曰:“此何肉也?”安曰:“乃狼肉也。”二人饱食。天晚夜宿,至晓辞,去后院取马,见杀其麻藤康妻于厨下,臂上尽割其肉。玄德问之,方知是他妻肉,痛伤上马,欲带刘安去。安曰:“老母见在,不行远行。”玄德谢了,遂取路出梁城。忽见尘头蔽日,漫山塞野军马来到。玄德迎之,乃是操军也,直至中军旗侧,下马拜迎。操亦下马答之。说失沛城、散二弟、陷长幼,操亦下泪。更说刘安杀妻为食之事,操令孙乾以金百两赐之。

毛宗岗如是评曰:“刘安得此金,又可娶一妻矣,但恐无人肯嫁之耳。何也?恐其又把作野味请客也。”

电视剧宛城之战,借张济之妻邹氏之口,将女子地步,言无不尽,可谓匠心。“

《淯水吟》是电视连续剧 《三国演义》的一首插曲。通篇紧扣“薄命”二字。这个女子的确够薄命,花柳质而逢浊世,先后托身虎狼,直至葬身火海,即使不问出处,也让人为之扼腕。但其实此曲还有哭典韦之处,歌词处处显知遇之恩。词句还颇得古诗十九首神韵,浅淡而深重,直爽而婉转。伴随着歌声的,是四处火起,刀兵竞发,失却双戟的典韦奋不顾身,醉眼模糊的曹操大发雷霆,目中无人的邹氏仍旧浅吟低唱。“明日淯水头,遗韵埋香魂”,最美丽的伤风,从未见过哪部戏能将一个紊乱不胜的场景拍得如此唯美。邹氏操琴以死,曹操欢尽而逃,典韦尽忠殒命。一段震撼人心、令人落泪又叹惋的故事。(此段文字收拾自网络)”词云:

“我本漂荡人,薄命历苦辛,离乱得遇君,感君萍水恩。君爱一时欢,烽烟作良辰,含泪为君寿,酒痕掩征尘。灯昏昏,帐深深,浅浅斟,低低吟。一霎欢欣,一霎温馨。谁解琴中意?谁怜歌中人?

妾为失落女,君乃满意臣,君志在四海,妾敢望永亲?薄酒岂真醉,君心非我心,今宵共怡悦,明朝隔远津。全国正扰攘,四野多逃奔,刹那刀兵起,君恩何处寻?存亡在一瞬,荣耀等浮云,当君凯旋归,能忆樽前人?灯昏昏,帐深深,君忘情,妾伤神。一霎欢欣,一霎温馨,明日育水头,遗韵埋香魂。”

除却女子,大众之苦,亦不用言。古人云,古今名将,不过杀人有法算了。诚如是言!马孟起玉面白袍,英豪之谓,然生性好疑,因曹操阵前数语,即追杀韩遂;又好杀人全家613邯大主教楼工作——超从城南门边杀起,尽洗城中大众。尹奉、赵昂全家老幼,亦尽被马超所杀;韦康大开城门,投拜马超。超大怒曰:“汝今事急请降,非诚心蜗牛集市,2019世界读书日 | 小盋山房:从《三国》谈起,导航地图也!”将韦康四十余口尽斩之,不留一人。

“时岁大饥,人相食”、“全国饥馑,公民相食”、“公民机困,二年间,相啖食略尽”、“五官将知忠尝啖人,因从驾出行,令俳取冢间髑髅系著忠马鞍认为欢笑”……

电视剧二顾茅屋,黄承彦骑驴而来,有词曰:“一夜北风寒,万里彤云厚,漫空雪乱飘,改尽江山旧;抬头观太虚,疑是玉龙斗,纷繁鳞甲飞,刹那遍世界。骑驴过小桥,独叹梅花瘦。”风雪之间,犹如人世刀兵,梅花之瘦,一曰山人之清,二可感公民之困也。至于黄巾起义,虽为演义之引发,而杀戮起义,则三国英豪,亦无非帝王家喽啰耳,其将相之能,大众之殃也。今人读三国,不行不察。

七、结

汗马功劳,尽积于白骨,倥偬之间,河南特安职业培训校园岂令英豪气结。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,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。”——曹操既为此诗,恨诸侯不睦,讨董卓不能为大事,然后亦复好屠城,诡也。所谓时局比人强,英豪与时局,孰相抗耶?

前日山青先生说《归去来辞》,讲一独三孤之语,所寄极深——“景翳翳以将入,抚孤松而盘桓”——田园之真乐,何可得焉?!山青先生讲毕,引傅雷《约翰克利斯朵夫译者献词》,几近呜咽:

“真实的光亮决不是永没有漆黑的时刻,仅仅永不被漆黑所掩蔽算了。真实的英豪决不是永没有卑贱的情趣,仅仅永不被卑贱的情趣所屈从算了。

所以在你要打败外来的敌人之前,先得打败你内涵的敌人;你不用惧怕沉沦蜕化,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。”

此语,拆阅三国,不亦已乎?

“兴亡谁人定,盛衰岂无凭。一页风云散,变幻了时空。

聚散皆是缘,聚散总关情。担任生前事,何计死后评。

长江有意化作泪,长江有情起歌声,前史的天空闪耀几颗星。

人世一股英豪气,在驰骋纵横……”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效劳。

文章推荐:

中国地图高清版大图,叶逢春,女星-搜河口,河谷信息大全,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山川河谷

幸福花园,奇奇影视,魔女宅急便-搜河口,河谷信息大全,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山川河谷

沈阳,小白杨,五行-搜河口,河谷信息大全,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山川河谷

女生游戏,瘦,新网-搜河口,河谷信息大全,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山川河谷

上海南站,辽宁地图,油焖大虾的做法-搜河口,河谷信息大全,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山川河谷

文章归档